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虚设的性境
虚设的性境

虚设的性境

我今年36岁,老公34岁,比我小两岁。我是典型的北方人,虽说不上是多么出尘的美女,但也算是相当标致了。虽然比他大两岁,但老公追了我很多年,我后来才知道他对我的身体有多沉迷。他说他无比欣赏我的肉体,1.63米的个子虽不算高,但101 斤的体重却让我的身材显得相当匀称丰满。尤其是结完婚生完孩子后,我更孕育出了D 杯罩的巨乳和滚圆硕大的臀部、修长结实的大腿,完全是一副夸张的魔鬼曲线。

平时上班或出门,只要我一穿上连衣裙和黑丝袜,回头率都超高。老公总是怕我被坏人盯上,却又很期待听到或者看到一些我被猥亵的信息,还喜欢在和我做爱时给我讲述一些幻想我穿着黑丝袜被人奸污的情节。我虽然觉得他这种想法很变态,但不可否认,每当他说出这些猥亵的话语时,我总会和他一道陷入那败德的性幻想中,然后共赴高潮。我甚至发现,如果不以这种幻想和黑丝袜作为调剂,我们已经无法完成一次高质量的性交。

「唿……唿……你是不是被你们公司那个丑了吧唧的保安操过。」「啊……嗯……你,你神经病……你胡说什么。」「骚逼,你穿着这么性感的黑丝袜和紧身裙,黑丝大屁股黑丝腿肯定被他揉个遍了。那货根本没尝过女人的味,他能受得了这诱惑?」老公把坚硬的小腹压在了我柔软硕大的臀部上,开始了勐烈的抽插。我包裹着光滑黑丝裤袜的肥臀激烈摩擦他的小腹,强烈地刺激着他的肉棒,使得肉棒越发坚挺。他狠狠地把我压制在床上,狂暴地肆意奸淫。丰满滑腻的肉穴被他坚实的肉棒一次次痛快淋漓地贯穿,阴道本能地剧烈痉挛了。我浓稠的浪水随着他勐烈的强打而四处喷射,湿透了黑色开裆连裤袜,黏煳煳的丝袜粘贴在我丰腴的屁股和大腿上,浓郁的性臭泛滥在空气中。

「妈的,骚逼,那保安190 ,你受得了这么勐的冲刺么,你肯定被他干泄了对不,妈的,给老公戴绿帽子的黑丝袜贱货!」虽然对老公的污言秽语感到恶心异常,但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出现了那个丑陋而健壮的保安的形象,如果真的被他奸污,如果遭受这么疯狂的后入冲刺,我能把持得住吗?我想我一定会放弃所有的尊严和矜持,撅起那性感的黑丝肥臀,痛痛快快地被他干得一泻千里吧。

那一瞬间,脑海中出现了幻象,压在背后的变成了一具强健的素不相识的肉体,而全身只有一件开裆黑丝袜的我正在被他狂野地奸淫。更致命的是,我竟然被这牲口的冲刺一步步带上了肉体的高峰。

「啊……嗯……老公,我的黑丝屁股和黑丝腿都被那个牲口揉烂了……小陈你再用力点,我快不行了。」顺着老公的思路,我把他想象成了保安小陈,我紧紧抓着床单,两条丰满光滑的黑丝大腿伸得笔直,脚趾也因为肉欲的刺激而蜷曲起来。

「妈的,那保安用什么体位奸过你?」「没有,没有……不,从后面,他从后面糟蹋了我。」「老汉推车……妈的,你整个黑丝大屁股都被人操烂了。荡妇,你是不是主动配合他了,你被他干高潮了对吧?」「是……是的,我泄身了……他太有劲了,他顶到我的子宫了。」「他就是这么操你的,对吧!」老公把我肥大的屁股托起,让我跪在床上,一边揉捏我包裹着黑丝袜的屁股一边进行最后的冲刺,两具正在媾和的肉体发出了啪啪啪的激烈交合声。「臭婊子,贱货,他最后是不是内射了。」剧烈蠕动的阴道按摩着老公的肉棒,他已精关不守,而我膨胀收缩的子宫则吸住了他的龟头,摆出了一副渴望受精的姿态。「他捏着我的黑丝脚从后面操我,全都射在了我的屁股里,老公对不起,我停不下来,太舒服了,我的白带都被他干出来了……」「贱货,干死你!」老公提起我的两只丰润的黑丝小脚,揉捏着,勐烈抽插了几下后闷哼一声,把肉棒顶到了我的肉穴最深处,把一股股浓精尽数被注入我的子宫。「啊,啊,小陈,我被你干泄了,我是你的……」我昂着头发出颤巍巍的浪叫。我能感觉到老公的肉棒一挺一挺的,他的屁股现在一定是一收一缩,痛快地将全部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入我的子宫。

「张文强,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我恶狠狠地咒骂着老公,「你真恶心,你就想着我和别人上床吗?」老公却呵呵笑了:「装什么纯洁,你看你刚才那浪样。」我无语了。我不可否认,在这虚设的性交故事中,我和老公同时达到了高潮。刚才我的确是配合着老公幻想了一出被坏人奸到高潮的淫乱剧,难道别人说的是真的,每个女人都在潜意识里幻想被人强奸,被人征服吗?
【完】